超越功能与心理分析关系
    2019-03-29 09:53:36   来源:转贴   评论:0 点击:

    荣格说:“对立面的超越功能表现为在理智与情感之间穿梭往复。双方的对峙产生了带有能量的张力,并且创造出一个栩栩如生的第三事物。超越功能自身显现为对立面的联结!
    Tom Kelly
     

    “超越功能”是荣格心理学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同时也是荣格在1916年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该文试图去回答“人在实践中如何与无意识交涉”(全集第八卷,67页)。虽然这篇文章写于1916年,但是它一直沉睡在荣格的档案文件中,直到1957年才被公开出版,先是出版了英文版,一年之后出版了德文版。对于荣格而言,他在写这篇文章之前的数年间是极为混乱的。1912年,《转化的象征》的出版标志着弗洛伊德与荣格之间的关系正式破裂。1913年,荣格辞去国际精神分析协会年鉴主编的职位。1914年4月,他辞去国际精神分析协会的主席职位,并辞去苏黎世大学医学教员的工作。

    孤独与隔离使他落入到一个深层的黑暗时期,后来他描述这段时期是跌入了无意识的一段时期,他经历了威胁到他清楚神志的心理;。荣格记录自己的梦、幻觉和内在对话,他进入了非理性的领域。以至于他周围的人都深信他正处于精神分裂、脱离现实的状态。从1913年11月12日到1914年4月19日,在这持续了160天的黑暗困难时期中,荣格利用了两个主要源泉:他的梦和积极想象,包括绘画、内在对话和使用苏黎世湖畔的石块及沙子进行游戏。他将这些梦的意象、想象和内在对话记录在一些黑皮书上,这些黑皮书为他完成《红书》提供了原始的材料。


     



    荣格告诉我们,基于这持续160天的经验,他的余生都在尝试对人类心灵和心灵过程进行理解和探索。我们不要忘记荣格那时是39岁,正是我们现在所认为的容易出现中年;氖逼。2009年,《红书》由诺顿出版社出版,这使我们可以从今天的视角更好的理解与领悟荣格那篇关于“超越功能”的文章的重要性,那篇文章可以看作是荣格早期基于其深入无意识的经验而对心灵过程进行的概念化和理论建构的尝试。


     
    超越功能


    《超越功能》被收录在《荣格全集》第八卷,荣格说:“超越功能产生于意识与无意识的联结处。”(全集第八卷,131页),“超越功能的材料源泉是梦境意象和自然发生的想象”(全集第八卷,155页)。“当处在情感的轨道上时,想象必须以最自由的方式运作。当情感被带到接近于意识的时候,它开始变得生动因而也更容易被理解。”(全集第八卷,167页)

    我们从荣格那学习到,超越功能将情感体验与理解相联结。它们单独的任何一个——宣泄式的情感体验或纯粹理性的理解领会——都不足以带来深刻的变化。情感体验与理解的联结是使第三事物涌现的必要条件。


     



    “一旦无意识的内容被赋予某种形式,其所建构的意义被理解,就会出现自我将如何与这种境况相联系,以及自我和无意识如何交涉的问题。这是超越功能的第二阶段,也是更为重要的一步,即汇集对立的双方从而产生第三方。”(全集第八卷,181页)

    超越功能是自我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为了使这种相互作用成为可能,自我需要开放,乐于接受未知,接纳那些未知的事物并容许事物自然地涌现。然而,未知的张力和处于未知的状态往往是难以忍受的,有时简直是让人无法承受。

    在荣格从自己的低谷获得的智慧中,他如此提醒我们:“对意义进行理解的危险在于过高地评估内容,内容一旦被理智地分析和解释,就会失去本质性的象征特质。”(全集第八卷,176页)换言之,为了摆脱强烈的紧张感,人们容易试图运用断然的理性解释,尽管这可能缓解片刻的紧张,但却会使我们忽视那些正往前发展、需要被理解和整合的事物的本质。我们可以将这理解为是对忍受不确定和未知的焦虑的防御。然而,这种理智化或者合理化最终会导致象征无法涌现。这是一个极容易犯的错误,特别是对于那些熟悉荣格心理学理论或者分析心理学基本原则的人。吊诡的是,我们需要忘记我们所知道的,从而去以一种真正鲜活或者逼真的方式去经历这一段历程。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促进自我有能力去忍受这个由于与无意识的交流而引起的内在紧张感,从而可以让无意识得以浮现。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任何一个答案都基于荣格在其文章中所指出的对第三方的涌现极为重要的一个条件—— “认真严肃地对待另一面(即无意识),是这个过程的必要前提条件。”(全集第八卷,184页)

    伦敦知名的荣格分析师弗瑞德·普劳特(Fred Plaut)认为荣格在1966年写的一篇题为《对无想象力的反思》(Reflections about Not Being Able to Imagine)的文章中说得可能更为清晰:

    “形成意象和积极地将意象重组成新模式的能力有赖于个体的信任能力。在这个方面的失败将会导致生命失去活力,因而需要小心地进行移情分析,从而促进自我功能向前发展,去同时相信关系和个体的想象。”(分析心理学杂志,11卷,第2册,1966,113-133)


     
    超越功能中作为中介的分析关系


    弗瑞德·普劳特在此所要澄清的是:基础工作必须在分析关系的容器——更具体的说是在移情——中进行,以便逐渐建立信任:信任分析关系,信任分析容器,但更重要的是信任自身内在生命的真实性,信任来自内在的东西。这些都是超越功能得以涌现的先决条件。分析关系帮助个体去容纳、控制紧张,并在未知之物漫长的酝酿期间,使得紧张可被忍受,因此有助于调节超越功能。

    在最近出版的荣格与詹姆斯·科茨(James Kirsch)的通信中,荣格对詹姆斯·科茨说:“从最深层的意义而言,我们的梦都不是来自于我们本身,而是来自于自我与他者之间存在的事物中。”(荣格与科茨通信录,63页) 在此,荣格再次强调了关系(交互间的关系、人际间的关系和移情的关系)作为心灵表达的途径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生命中的重要他人行使了自体-客体的功能,他们以投射的形式承载了自体的各个方面。


     



    我们可以从依恋理论中知道信任能力与早期的母婴关系的依恋模式密切相关。来自母亲的安全抱持可以促进艾瑞克·诺依曼(Erich Neumann)所说的安全与功能性的“自我—自性”轴的建立。相反地,不安全的、焦虑的和不足够的抱持形成不安全的、脆弱的和功能失调的“自我-自性”轴。分析关系所提供的安全抱持和容纳使得分析师像助产员一样和来访者坐在一起,关注着心灵中新生的出现,即使我们始终不知道会出现的是什么。

    我们从唐纳德·卡尔斯切德(Donald Kalsched)的著作和他所提出的自我;は低持幸部梢灾溃涸馐芄疃染翊瓷说母鎏,会在内部层面上,吊诡地借助于再造一个与最初心理创伤相同的不良机能,来防卫自己免受进一步伤害。自我永久保持着一种防御性的状态,使他人无法接近,从而使自身免受伤害。与此同时,其对自身的内在生命也持有怀疑和不信任。形成依恋和逐渐建立起对他人(分析师)以及自己内心体验的信任,需要对移情进行长期的努力工作,从而去厘清和理解那些以自我;の康牡淖晕夜セ鞣烙。

    珍·诺克斯(Jean Knox)最近的著作向我们说明:为了使情感体验和理性理解(荣格所说的超越功能的基本要素)相融合,个体必须有一种自主感(a sense of agency)或对自我的安全感,而这些建立在个体有能力对自己进行情感管理或者个体已经发展出了心智化的能力的基础上;谎灾,信任有赖于认同、包容和关联情感的能力,而不是认同于强烈的情绪状态并被其卷走。

    对情感的认同与包容需要艰辛的工作,自我需要逐渐地去发展及加强,使其能够学会应对强烈的情感。心智化的能力,也就是反认同、保持距离以及关注于情感状态和梦的意象的能力,自发的想象可以使个体发展出反映这些意象和体验的能力,从而对它们的象征意义有更深的理解。荣格在陷入无意识时,将他的梦和积极想象作为工具来使用,这使得他有足够的距离与视角与这些在他深入无意识的时候所遇到的意象与符号建立关系,而不是被它们吞没或压倒,进入精神错乱的状态。

    牛津词典中对“to transcend”的定义是“超越(go beyond)”。在超越被荣格描述为具有功能性之前,它的本意是超越情绪创伤所强加的局限性,并发展自己的情感调节及心智化的能力。从超越(go beyond)的意义上来说,该过程中的每一步也是一种超越体验(an experience of transcendence)。

    每一次的分析性干预都会提供足够的抱持和容纳,提供“足够好的(good-enough)”情感镜映,对与个体的早期生活事件有关的情绪经验给予肯定和领会,帮助个体重构一个功能性的自我-自性轴并发展出情绪管理和心智化的能力。每个这样的事件都是一种超越,因为它容许个体超越那些粘附于过去的情感创伤的情感纠缠和禁锢所带来的狭隘限制。在此,我们可以说逐层的超越(超越已知)使得自我足够强大,从而可以进入到与无意识的良好互动关系中。


     



    荣格陷入无意识的经历和他对超越功能的阐述,帮助我们学会如何与他人面对面的工作,如何帮助他人容忍未知之物,真正地与他人“同在”,始终关注被唤起的反移情反应、意象、幻想、白日梦、躯体化表现,这些都有助于那些即将涌现的事物变得明晰。好奇、非侵入性、耐心和安全的抱持、鼓励个体主动参与,这些分析师需要坚守的基本特质能够使得内容、表象、象征或意义从个体心中涌现,作为一种新事物被个体体验到,它原本是未知的、难以想象的、不被完全理解的,然而却是绝对真实的、毋庸置疑的、深邃和有意义的。

    荣格说:“对立面的超越功能表现为在理智与情感之间穿梭往复。双方的对峙产生了带有能量的张力,并且创造出一个栩栩如生的第三事物。超越功能自身显现为对立面的联结。”(荣格全集第八卷,189页) “无论个体中的对立面显现为何种形式,实际上是一个在面临本能的自由和完整性的意象时,意识迷失和固执地坚持片面的问题。”(荣格全集第八卷,190页)

    分析师与来访者进行的遐思是一个重要的管道,它围绕着梦的意象及个人生活中的重要事件、移情与反移情感受及被激发的意象而展开,使个体能够窥见和直觉到即将涌现的事物。

    荣格把超越功能称为“栩栩如生的第三事物(a living third thing)”。因为第三事物涌现的时刻极具力量,它们具有强大的治愈力量,所以有时它们的表达很夸张。然而按照丹尼尔·史登(Daniel Stern)的说法,它们在汇合的时刻是等值的,那汇合发生于自身的最内部,发生在分析情境中,被分析师所分享或见证。

    对于许多人来说,荣格的术语“超越功能”及“超越性”以及对它们的运用都太过神秘或无法领会。许多人认为这术语本身就是令人生畏,甚至是让人排斥的。例如,“我不理解这个,我不是追求精神性的人,因此这不适用于我。” 值得注意的是,荣格关于超越功能的文章的第一句话提到:“术语‘超越功能’既不神秘,也非形而上学。它是一种心理学上的函数,相当于数学中实数和虚数的函数。心理学上的‘超越功能’来自于意识和无意识的联结。”(全集第八卷,131页)


     



    意想不到的第三事物的涌现是一种如此深邃动人、深度治愈的体验,以至于它被描述成一种宗教体验或精神体验。它是一种宗教体验,因为“宗教的/宗教(religious/religion)”拉丁语词根 religiare显示,它毫无疑问的是一种与个体最深层自性相联结的体验。它也是一种精神体验,因为它使个体创造和触及到高于自身的事物,并使个体真切地体验到深层的改变。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对精神实质的最初体验。引用安·尤兰诺(Ann Ulanov)的话:“超越功能的运作会给我们带来精神上的影响,经由它,我们感受到自己瞥见了存在的核心或生命本身。”我们仿佛感受到自性的脉搏。”

    个体经历“汇合时刻”的体验会产生一种超自然的效果,它能够以一种全然新奇且意外的方式,开启体验精神性及意义的大门。在此,精神性成为一个非常个体化的问题,然而,它使人感觉到与具有意义和重要性的高于自身之物相联结。在我看来,这是荣格遗产中留给我们的伟大馈赠之一,这个遗产是基于他自己陷入无意识深处的体验,在那里,他遭遇心理的黑暗及神秘。在一个对真正的、可靠的精神体验完全缺乏包容的世界里,荣格的思想,虽然经常存在争议和质疑,但是仍然让许多人看到了希望:即使是对于他们而言,这种体验也是可能的。

    最后,我想提出一个告诫。超越功能的体验可能是强有力而深邃动人的,但它自身不是终点。在某种意义上,它仅仅是个新开始,以此为起点,个体学会了如何将新体验及新的心灵内容整合入自己的生命,这随之成为了个体自性化过程的一个内在部分。正如荣格向我们表明的,转化依赖于整合,而无意识内容有时会用多年时间来充分地消化及整合。我们有必要回忆一下,虽然荣格写黑皮书仅仅用了160天,从1913年11月至1914年4月,但直到1928年,他都在不断地创作红皮书,实际上,在他临近去世时,都还没有写完红皮书。这或许是他给我们大家的最后信息:对于人的心灵的工作永远不会真正地结束或完成。
     
    (本文刊登于《心理分析》杂志2016年第一期,洗心岛出版社出版。转载清注明作者姓名及转自微信公众号: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


    相关热词搜索:超越功能,心理分析,荣格

    上一篇:成人依恋理论及研究简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今天开码结果